校園文化
當前位置:首頁 >> 校園文化

枯木•女人•緣

發布日期:2012-04-05    點擊:1944

  我曾經見過這樣一幅照片,在一個城市的展覽館里,一位很潮的少女依偎著一棵枯木。那枯木是真枯,那少女是真美。

  女人依木,象一朵盛開在枯木上的玫瑰。女人深情幾許??菽净杷?。一生一死,一陰一陽,一枯一鮮,一丑一美。沖擊眼球,令人敬畏。

  在鋼筋水泥的森林里,在長滿大理石的城市,能有這樣的組合,非獨具匠心的,也有一雙慧眼??菽九c女人,讓人生發聯想。神游千仞,思接八荒,在穿越了千年的時空后,會發現在他們之間的緣,演繹一出怎樣驚心動魄的故事。

  千年以前。

  大漠深處??耧L、飛沙、走石。當年的枯木生機勃勃。年輕氣盛。站在那兒,象一位軍人金戈鐵馬在沙場與對方廝殺。

  每一片葉子,桀驁不馴的旗幟。在狂風中獵獵作響。

  每一條脈絡,流淌著頑強不屈的血液。向飛沙示威。

  扭曲的枝干,也在拼命抗爭,不放棄求生的一絲機會。走石只能扭曲他的身體,無法抑制向天生長,天天向上的欲望。

  根被風無情地拽離了土壤。根系的發達與強韌也暴露在白晝里。根須似手,牢牢緊抓著大地。在沙礫之間搜尋生命的源泉。探訪在大地深處的厚德。

  遠處的雪山,象圣潔的女子,悠悠閑閑。自我欣賞。

  當年的枯木,渴望上游的雪水,如嬰兒渴望母親的奶水。當年的枯木,渴望雪山的青睞,象渴望女子的愛情。在他荒涼的土地上,雪山是他最后的玫瑰。當年的枯木就是在渴望中渴死,在望眼欲穿中化作了永恒。

  直到他在吸干了腳下的最后一滴水,直到他落盡最后一片葉,直到他蒸發掉體內的最后一口氣。倒,也選擇倒向雪山的方向。千年的枝椏仍在揮動離別的手。

  如今。

  她被他千年不死,千年不倒,千年不朽深深感動著。被他從一而終的執著所軟化。盡管一株枯木,突兀在那兒,與周遭的景觀極不協調。盡管其貌不揚,與綠化帶里的風景樹和鮮花難以媲美。但枯木所顯現出來的生命張力,使女人愛不釋手,不停地撫摩著枯木上的每一個傷疤。傷疤似一雙雙失神的眼睛,眼神里滿是幽怨,幽怨而又惆悵;又象一張張的嘴巴,似在傾訴每一個細節,細節里浸滿憂傷。

  在他的生命里,愛過,也恨過。愛,轟轟烈烈;恨,徹底痛快。生,生的偉大;死,死的光榮。

  寂靜的繩索勒得每個人喘不過氣來。南來的風吹得圣潔的女子,象雪山一樣冰銷雪溶,淚水潸潸。

  前生的無情已鑄成了今天的大錯。今天的痛悔也救不活枯死了千年的胡楊。她使勁地搖晃枯木,想把自己前生的悔恨搖落;她瘋狂地擁抱著枯樹,想把自己所有生命的能量都獻給他。讓他復活,他必須復活。他是她的一切,她的一切是他。然而,事后的努力,一切都是枉然,枉然已成一切。在時空里定格成生死之戀。大音希聲。大象無形。大愛無言。

  多年以后。

  女人也形容枯槁。好似風中的殘燭搖曳。微弱的燭光卻照見玉壺里的一片冰心。

  虔誠的祈禱,真心的悔過。感動的上帝使她的一片冰心化作觀音的楊柳水。楊柳水,不僅滋潤著自己的嚴重失水。而且,神奇般地救活了那株枯木。

  她帶著他,遠離了不斷硬化的城市,來到人跡罕至的地方。來到枯木生前的大漠深處。在這片不長草木的地方,卻瘋長愛情。在愛情的楊柳水的澆灌下,綠色在黃色的大漠上不斷浸洇、擴散。把大漠變得青山隱隱,綠水悠悠。

  女人如花?;ㄈ缗?。在樹與樹之間的綠地上幸福地怒放。胡楊也不再荒涼,胡楊也不再缺水,胡楊也不再枯亡。胡楊在風中歌唱。葉子的旗幟迎風飄揚。

  情深難敵緣淺,深情再續前緣。有緣的不可輕易錯過,錯過的不會永遠無緣。

  (2011年該文榮獲廬江教育局舉辦的“金秋緣”文學作品大賽三等獎)

上一篇    已是第一條下一篇    鞋是母親最低的心
天天爽夜夜爽夜夜爽精品视频